情况比老太君还要更甚是你将他的身体维持了下

www.xyx6666.com网址 admin 浏览

小编:仰起头,将一碗酒一饮而尽,摇头失笑:我本以为我的那点身份仍是神鬼不觉,没想到竟是笑话。 上官灵秀面容转为郑重道:此生此世,此事决不会从我口中出去,如违此说,上官将门

 仰起头,将一碗酒一饮而尽,摇头失笑:“我本以为我的那点身份仍是神鬼不觉,没想到竟是笑话。”
 
    上官灵秀面容转为郑重道:“此生此世,此事决不会从我口中出去,如违此说,上官将门,满门皆灾。”
 
    云扬闻言点点头,却未出言喝阻。
 
    云尊之身份底细关系太大,纵然云扬信得过上官灵秀,也绝不能阻止这份承诺,而上官灵秀的承诺直指上官将门满门之福祉存继,足见其诚!
 
    上官灵秀举起第二碗酒,道:“现在,云公子云小弟是否可以将今天之举动解释一二?姐姐我纵然心知肚明之所以然,但其然,却还是让姐姐闷得不轻。”
 
    云扬哈哈大笑,道:“灵秀姐实在是太看得起云扬了,云扬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,仍旧只是云扬,今天的事,当真就只是巧合。”
 
    他微笑着:“所谓巧合……咱们两个在这里一道喝酒,委实是毫无花假的巧合。至于三皇子这边的麻烦,才是我早就准备好了要来找的。”
 
    “原来如此。”
 
    “我刚才先去了太子府,乃是另有事情。现在这般,却是因为三皇子前段时间做了一些事情;他强行征召军中几位已经残疾的将领,要在府中成立一个残军堂。对外的目的,乃是意在彰显其抚恤残军烈士,救助苦难家属的仁德。”
 
    “就事论事而言,这是一件好事,纵然别有用心,但只要他肯真的拿出来真金白银,去进行这些事情,我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我不会强求所有人尽都当真仁心厚德,不求回报……然而他成立了那残军堂,获得声名之后,先前承诺的事情却是一件也不办。”
 
    “期间更以那帮残军的名义,接连哄骗军部;以种种花言巧语妄图获取军方大佬青睐支持。”
 
    上官灵秀纳闷的道:“大佬们又有那一个是糊涂的?他没有做事就想要借着名目来聚拢势力,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?”
 
    云扬苦笑一声:“三皇子也非蠢辈,他于此早有对策,事实上。他的确有出过很多的银两,进行赈济之事;但我之所以说他根本没有出过银子的主因却是……在赈济之前,他先派人,将那些残军家眷家里全都抢劫了一遍……当然,那些抢劫尽都做成了地痞流氓所为的假象……然后再派人送银两下去济贫……这样一来,自然会被感激多谢,甚至是加倍的感激涕零。”
 
    上官灵秀只气的差点上不来气,美目圆睁:“竟有此事?!想不到三皇子竟然如此的丧心病狂!”
 
    “当真就有此事!”
 
    云扬也是叹了一口气:“堂堂皇子,想要立牌坊却不舍得花钱,云某自然看不惯。看不惯,就要打掉!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三百二十五章 上官灵秀的请求
 
    “堂堂一国皇子,却行如此宵小勾当,岂不令人寒心?今日,我既定目标有两个,一个是在太子府走上一圈,做点事儿出来;另一个便是要将三皇子这些爪牙全部打掉!”
 
    云扬露齿一笑:“此际抢一个房间,不过先恶心恶心他们..lā这只是一个开头,就只是一个开头,正菜还没上呢……来来来,喝酒喝酒,咱们这会的当务之急只有喝酒谈心,其他的都是后话。”
 
    上官灵秀嫣然一笑,心道,我猜的果然没错,他当真是另有目的,堂堂云尊,哪里会这般胡闹,个中另蕴深意才是情理中事。
 
    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,轻声道:“若是可以的话,最好就将这位三皇子打的直接没有觊觎皇位的心思……将他的倚仗全部打掉,一劳永逸,再无后患。”
 
    云扬苦笑一声:“我何尝不想如此,一劳永逸,再无后患,可惜不行啊,咱们可不就只得这一位皇子。这一把打是肯定要打的,而且要打得足够狠,却要保留其一部分实力,让他无法再兴风作浪不假,却已然是贼心仍旧不死。”
 
    “我还要留着他,做一块合格的磨刀石;就这么一把将他彻底打死,岂不少了废物利用的余地?包括太子与四皇子,还有那几个没有长成却已经具备了野心的皇子,全都是……可堪一用的磨刀石,若是不能物尽其用,岂不便宜了他们,皇室供他们锦衣玉食,偌大权柄,竟无一丝回报,岂非不当人子?!”
 
    上官灵秀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。
 
    云扬这番话听来似乎可笑,然后内蕴深意,上官灵秀听得分明,本来是不当笑的,可是云扬说话的时候,有意无意的做出挤眉弄眼德行,却是让人忍俊不止,无奈破颜一笑。
 
    “其实今天我找你还有一件事……”上官灵秀美目看在云扬脸上,欲言又止,眼底深情一闪而过,被她强行克制的收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什么事尽管说,吞吞吐吐可不是灵秀姐你的风格。”云扬问道。
 
    “老太君……”上官灵秀眼中有悲伤之色:“老太君支撑将门这些年心力交瘁,如今已至是油尽灯枯,寿元将尽的地步……我不想老人家就此辞世……可我又找不到延命之法。”
 
    云扬沉默了一下。
 
    寿元将尽。
 
    这本上个人之命数,难以逆转的定数。
 
    纵使强如凤弦歌,又有云扬这位云尊,独孤愁凌霄醉天问这等朋友,但对于这种大限将至的状况,难得有好办法转圜。
 
    上官灵秀又能有什么好办法?!
 
    逆天改命,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!
 
    上官灵秀见到云扬沉默,不由得心中一沉,眼圈顿时就红了,颤声道:“我知道……我知道方老太尉的身子,原本也已经是……寿元耗尽,情况比老太君还要更甚,是你将他的身体维持了下来,所以我也想……请你,请你务必要帮帮忙。”
 
    她的眼睛,近乎哀求地聚焦在云扬的脸上。
 
    云扬沉吟了一下,轻声解释道:“灵秀姐,此事非是我推脱,实在是因为老太君,与方老太尉又或者秋老元帅的状况殊异。两位老将军状况堪虞,主因是往昔在战场厮杀,亏空了大量气血;及至如今,气血两亏,自然难以为继。而我的功法,最擅气血重生之道,以我之元气充盈于两位老大人之身,这才转危为安,最重要的一点,两位老大人并非当真是寿元到头,所以我才能够顺利延续他们生命一段时间,非是说我当真可以逆生改死,延长寿元。”
 
    “然而老太君的状况却非是这般,以我所知,老太君虽然也擅武道,却少有征战,身体更无多少创伤,然而这些年以来,父母丈夫儿女一直到孙儿重孙……不断地有人战死疆场的噩耗传回……却令老太君承受了一次又一次,太多太多的心灵打击,常人受损虚耗是气血,如老太君这般,耗费的却是心血!”
 
    “老太君的心血当真熬干了啊!”
 
    云扬叹了两口气,道:“事实上,我前几次去上官府上,曾经多次查看老太君的身体状况;但今次灵秀姐开口,我无论如何都会再过去一次,尽力尝试一回,但究竟有没有效果,或者能够有多大效果,我不敢有保证。”
 
    上官灵秀喜道:“只要你肯去就好,就好的。”
 
    两人敲定此事,上官灵秀心中喜悦,开始劝酒,似乎在她心里,只要云扬去了,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。
 
    云尊,九尊之智尊,本已经是玉唐人心中的神祗,无所不能,更兼上官灵秀太知道云扬的能人所不能,自然抱了太大太大的希望。
 
    云扬却是一阵苦笑。
 
    若是现在能够与绿绿恢复联系,那么老太君的事情,还真不算是多大事;说举手间就能搞定都不算夸张。
 
    但是现在的问题却是……没有恢复啊!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sdsx168.com/a/www_xyx6666_comwangzhi/20180508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