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是三皇子所谓济贫救困计划的策划者和实施者

www.xyx6666.com手机端 admin 浏览

小编:单凭着生生不息神功来梳理经脉的话,真的就只能像是云扬刚才所说的,顶多也就是延缓一段时间,等灌注到其体内的生生不息灵气耗尽,也就到头了。 更有甚者,这种灌输模式虽然可

 单凭着生生不息神功来梳理经脉的话,真的就只能像是云扬刚才所说的,顶多也就是延缓一段时间,等灌注到其体内的生生不息灵气耗尽,也就到头了。
 
    更有甚者,这种灌输模式虽然可以重复使用,可是一次比一次效果更差,维系时间更是愈来愈短,而云扬势必不能天天待在上官家。
 
    这才是关键问题所在,为难至极!
 
    就在这时,外面脚步声起,有人从楼梯拾阶而上,不疾不徐,向着这边走来。
 
    听脚步声,只有三个人。
 
    云扬看了上官灵秀一眼,两人不再说话,静待来人抵达。
 
    咚咚咚……
 
    房门被敲响。
 
    一个和若春风,夹杂着丝丝笑意的声音,在外面响起:“可是云公子在里面,小王特来相见。”
 
    正是三皇子来了。
 
    云扬嘴角露出一个冷厉的笑容,声音懒洋洋的说道:“三皇子来了,可是要我云某从这里滚出去么?若有此心,不妨进来一试!”..
 
    外面轻松的笑声丝毫未息,门亦随之而开,三皇子施施然地走了进来,哈哈笑道:“小王哪里敢让云兄从这里出去?只不过好久没有见面,特意前来与云兄喝上一杯;如何?”
 
    三皇子觉得自己已经是非常平易近人,礼贤下士了。
 
    他甚至确信,就算对面的云扬对自己再如何的没有好感,但自己都这么说了,坐下来聊一聊,喝杯酒还是可以的,伸手不打笑脸人,古来如此
 
    而只要让自己坐下来,自己进一步拉近关系,乃至就此建立交往也非难事。
 
    一切只需要一个最开始的契机而已,而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,自己的几个属下被羞辱一顿,又算得了什么?纵使是被云扬杀几个也不过等闲事。
 
    这可是现如今炙手可热的逍遥王关系啊!
 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
 
    很无语,其实上官灵秀的请求不是这个……但我当时上了个厕所,回来死活想不起来自己想要写啥了。
 
    这种无语,简直是懊丧!!!!
 
    我再仔细想想……要是想起来了就把这章修改掉……哎,年纪大了居然有这么善忘;不知不觉今年已经十九了……gt;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三百二十五章 士可杀不可辱!
 
    谁不知道现在逍遥王权倾朝野,乃是皇帝陛下最信任,最器重的人。
 
    而云扬却是逍遥王唯一的儿子。
 
    只要云扬支持自己……
 
    就能够得到逍遥王的善意,到时候逍遥王只需要在父皇面前相助一句话,这太子之位……将不再是难以至及的奢望!
 
    云扬看着三皇子身后的两个人,眼中闪过一丝森然的杀机,淡淡道:“三皇子想要见个面自然是可以的,不过喝酒就不必了。”
 
    三皇子愕然,自己身为皇子之尊,如此低姿态前来,居然喝酒都不让喝?
 
    只听见云扬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一来,我这酒贵得很,三皇子你未必喝得起,二来嘛,我只跟朋友喝酒,三皇子恰好不是我的朋友,之前,现在和以后,都不会是!”
 
    这句话的难听程度简直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。
 
    三皇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变得很难看。
 
    他身后两个人亦随之勃然大怒,厉声喝道:“云扬!你大胆!你竟敢对三皇子殿下无礼?”
 
    三皇子一摆手,止住了两个人;随即森冷的嘿然道:“哦?原来云公子的酒竟是这般的不好喝!然而我固然与云公子相交无多,称不上朋友,但不知,在这玉唐帝国,还有什么酒,竟是云公子喝得起,而本皇子却喝不起的?”
 
    这句话,摆明就是包藏祸心,要落云扬口舌把柄。
 
   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玉唐帝国整个都是玉唐皇室所有,更别说现如今玉唐破四国合围战局,声威大振,只要云扬一个回答不慎,藐视亵渎皇室尊严,以下犯上的罪名是万万跑不了的!
 
    云扬翻了个白眼,嘿嘿笑道:“三皇子殿下,这个世界上的好东西很多很多。不但有太多太多是你没有见过的;更有太多是你这一生都无能拥有的。虽然那些的的确确是好东西。”
 
    三皇子深深吸气,死死的看着云扬:“云扬,你这话什么意思,何妨说得再明白一点!”
 
    云扬淡淡道:“就比如我这酒……你就确实是喝不起,更加受不起。不过呢,虽然你喝不起这酒……但你还是有一个很大优点的。”
 
    三皇子冷笑道:“哦?想不到本皇子在云公子眼中,竟然还有优点?”
 
    云扬认真的点头,微笑道:“谁也不会什么也不是,三皇子也是如此……三皇子养狗养得真是不错,云某自叹不如,一辈子也是比不上你的。”
 
    “养狗?”三皇子哼了一声,眯起眼睛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 
    他身后的两个人,脸色已经涨得通红。眼中闪着恶毒的神色。
 
    云扬缓缓长身站起,看着三皇子身后的两个人,淡淡道:“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?三皇子都没看到你身后那两条张牙舞爪的恶狗么;养得这般胆大包天的恶狗不说傲视群伦,也可称罕见至极了。”
 
    这两人刚才站出来指责云扬,云扬连理都没理,到现在才将两人揪出来。
 
    跟在三皇子身后的那两个人,正是三皇子所谓济贫救困计划的策划者和实施者;甚至那些所谓的流氓地痞盗匪,也全都源自他们两人的指示。
 
    一个谋划者,一个实施者。这两个人,正是罪魁祸首!
 
    云扬此来飘香楼的主旨,三皇子犹在其次,主要就是要找这两人算账。
 
    不仅要杀之后快,而且还要在三皇子面前杀!
 
    这就是云扬的坚持,矢志不移。
 
    两人中一面白无须的中年人此际早已经气得浑身颤抖,切齿道:“云扬,你自以为是云王世子,这般的欺人太甚,可知天理公道,非强权能移!”
 
   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,却半点不曾理会他,而是继续刚才的话尾,看着三皇子说道:“三皇子殿下,你知道什么样的狗才会这般的胆大包天,不待主人出声,便即张牙舞爪,四处乱吠吗?”
 
    三皇子额头上青筋蹦蹦直跳,眼睛里充满了血丝。
 
    他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的人被云扬欺负了,然后自己大度前来,做出高姿态释出善意,本想是结下一份善缘,化干戈为玉帛……
 
    结果云扬居然丝毫不按套路出牌,不给自己面子不得止,更是毫无忌惮的给自己一顿骂!
 
    红口白牙,兜头兜面的一顿抽!
 
    这简直是在拍着自己的脸,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打过来!
 
    毫不留情,毫无余地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sdsx168.com/a/www_xyx6666_comshoujiduan/20180508/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